wyei3优美小說 我的帝國 龍靈騎士-1278突擊聖教城分享-5gsfu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教廷附近,一处安静的庄园草场上,几个农民正在拾掇着喂养战马的草料。他们每天辛勤的工作,只能换取一些干巴巴的粮食,解决自己和家人的温饱问题。
一觉睡醒,他们就需要开始工作,一直到很晚才能休息。他们被残酷的剥削,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草场的主人。
这个庄园是属于附近的教廷产业,归教廷直接管理,上缴的税赋,也都是“给神的供奉”。
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农夫都是虔诚的教徒,他们清苦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相信神明可以在来生拯救他们。
“愿我的付出可以被神知道……”一个农夫一边抓起了一把麦草,用镰刀割断,一边轻声的祈祷着。
和他一起干活的另一个农夫一言不发,实际上他也在心里祈祷着,祈祷着自己用一生的勤劳,换来生的荣华富贵。
他们也想和那些主教大主教们一样,穿着华丽的服装,代表着神灵,享受着精美的食物,住着那样富丽堂皇的房间。
“嘿!快看!那边是什么东西!”远处,一个摘掉了自己草帽的农民指着天空,用带着惊奇的声音大声的喊道:“快看啊!”
草场上,那些正在工作的农夫们纷纷站直了身体,他们用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眯着眼睛看向远方的天空。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些小黑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向着他们所在的地方靠近了过来。
將妃在上爺在下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那个农夫小题大做,把一群飞鸟当成了什么东西在那里大呼小叫。
重生之家有惡少 三十載
妃娶不可:皇上,乖乖來道歉
全才巨星 劉漁子
可随后见惯了飞鸟的农夫们,就都意识到,这些东西可不是什么飞鸟,而是更大的一些什么东西。
曠古爍今·古 霧容
巔峰大扣殺 霂霜
因为他们不仅仅没有看到那些黑点有扇动翅膀的动作,还看到了那些黑点急速的放大,放的比一般的鸟都要大上许多。
代嫁媽咪:休掉惡魔老公 稻白
很快,这些黑色的东西就已经大到了让农夫们震惊的程度,这些农夫仰着头看着那些已经快要掠过他们头顶的黑色武器ꓹ 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又一个披着黑色长袍的人!
總裁太腹黑小受求放過 伊樓墨著
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了!长这么大,他们这些农民ꓹ 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飞到天空上去!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爱兰希尔,这里的天空中,也没有那些引擎呼啸着飞过人们头顶的各式各样的飞行器!
希望2号行星的天空上ꓹ 一直都是非常洁净的。这里的天空除了云朵和飞鸟,还没有出现过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人怎么可能会飞?”一个稚嫩的孩童拎着镰刀ꓹ 站在草场上仰望着天空,不解的问身边站着的大人。
他的父亲显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能在天空中飞翔ꓹ 所以他也没有办法解释。他只是下意识的祈祷ꓹ 祈祷这些飞在天空中的神灵,能够带给他幸福的未来。
这些飞过头顶的人影,显然是不可能听到地面上那些农夫的祈祷的。他们也不是来解救这些被人压榨的农夫的,他们是来毁灭的!
没错,这些黑影,就是奉命攻击教廷的爱兰希尔帝国神傀儡部队。这些是真真正正的神傀儡,可不是那些滥竽充数的战斗傀儡机器人。
即便是放在原来的傀儡帝国ꓹ 这样一个规模的神傀儡大军也从未出现过。如此多的神傀儡,放在任何一支军队里ꓹ 都可以充当主力了。
“一会儿进入战区……以五人为一个小组!消灭所有教廷的部队ꓹ 是本次作战的行动目标……”为首的穿着黑袍ꓹ 脸上戴着白色面具ꓹ 额头上刻着艺术字体01的傀儡开口吩咐道。
所有的神傀儡应和了一声,然后就开始俯冲ꓹ 隐没在了靠近圣教城的树林之中。
圣教城是教廷控制的唯一一座城市ꓹ 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城市。整个城市可以说就是教廷本身ꓹ 教皇栖身的教廷,就是这个城市最核心的城堡。
站在城墙上的圣教军守城士兵ꓹ 穿着特有的铠甲,拄着长枪,站在城墙垛口后面,无精打采的看着城墙前面的空地。
教廷的主力部队已经出动,留在这里的圣教军并没有太过警惕,毕竟战场距离这里实在是太远太远了,而且这个城市也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整个城市里有上百万的人口,城墙一眼都望不到尽头。这样巨大的城市,想要完全警惕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打了一个哈欠,这个士兵拄着长枪向这一段城墙尽头的一个塔楼走了过去。
他要去唤醒在那里睡觉的同伴,和对方交换岗位。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大约两个小时那么长的时间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还没等到他走回到那个塔楼,他的身后,一个黑影就以极快的速度跃上了城墙。
那个黑影脚步轻盈,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就如同鬼魅一般腾挪到了这个向回走的士兵的身后。
一柄锋利的匕首直接从背后刺穿了这个圣教军士兵的身体,在这个士兵开口要叫喊出来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掌,捂住了他的嘴巴。
已经慢慢失去生命的圣教军士兵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想要挣扎却已经提不起力气。他想要看一眼自己的敌人,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脖子了。
就这样,他无力的倒下,手里的长枪倒了下去,在倾斜了大概三十度之后,就被另一个黑影伸手接住,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被人放在城墙垛口下面,这个一直都在流血的圣教军士兵眼看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走进了他刚刚想要回去的塔楼,而他自己却只能瘫坐在这里,等待着自己的生命渐渐流逝。
而代替他走进塔楼的那个黑衣人,则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还在休息的圣教军卫兵身边,把一柄长剑插进了还在熟睡的圣教军的身体。
醫路風雲
不远处的城墙门口,十几个圣教军的尸体横七竖八得躺在地上,几个穿着绣有金鹰纹章的黑袍的神傀儡。他们打开城门,城门的另一边,是已经等待在那里的,不愿意翻墙的一些神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