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064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武俠江湖大冒險 線上看-363 會羣雄(三)展示-jvd9m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战!”
长啸声起。
群山遍野俱皆听闻。
长啸声落,嘲天宫外的石坪上,已见数股惊世骇俗之凛冽剑气浩瀚冲霄,风云迭荡,当世绝顶,尽在这一刻展现不世威能。
有人恰好攀上绝顶,目睹了个正着,但见那通体金黄的大殿中,有一道脱俗青影带着笑声,飘然而出,青袍白发随风荡起,如那敦煌飞天,双臂一展,惊鸿一现,已飘至石坪。
群雄紧追不舍,兔起狐跃,各施绝妙身法,有的轻灵,有的奇诡,有的巧妙,有的飘忽,他们只是掠出一瞬,便已心照不宣,自发的将苏青围在中间。
就好像狼群里突然多出只猛虎,不管群狼如何争斗,如何不合,但当突然多出一个比他们强大的异类,终归是先联合起来将这异类分而食之的。
毕竟,那“嘲天宫”是有主之物,里面的奇珍异宝,武功秘籍也都是有主的,想要得到,就要把他们变成无主之物,且他们也惧苏青怕苏青,单打独斗不是对手,眼下也就只能群起而攻之。
当然,这也是苏青想要的。
他站定,看着众人,环视群雄,说了两个有些奇怪的字,他说:“风起!”
说的很轻,也很淡。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怔愣不解,也有些茫然,怎得都到这时候了ꓹ 眼前这人莫不是还要悲春伤秋赋诗一首不成,何况ꓹ 这山雾缥缈,绝顶高耸,哪有风……
念头刚起ꓹ 这些人便傻眼了。
苏青说“风起”,这石坪上果然渐起风势ꓹ 沉滞山雾转眼飘转翻涌,已是在动ꓹ 而后风势渐大渐狂ꓹ 也渐刚渐霸,化作凛冽罡风,呜呜呼啸于山壑之间,顿见云海雾浪,如百川汇流,在群山万壑之中奔腾变化。
澎湃罡风刮起,乍见苏青双脚居然渐渐离地ꓹ 浮起、飘起,浮空而起ꓹ 他广袖翻飞ꓹ 袖中如有风云涌动ꓹ 却是那水火二气相激所成。
这些人傻眼骇然ꓹ 可有人是清醒的,早已见识过苏青非凡手段的谢晓峰与燕十三沉声道:“起剑!”
他们已出剑ꓹ 有人出剑ꓹ 自然就有更多的人出招。
而苏青ꓹ 他双臂平展,宛若鹤翼ꓹ 身体虚浮而起的同时,掌心已朝上做出托天之势,仰望苍穹,长声道:
“雨落!”
风起,雨落。
风是罡风,那雨呢?
雨还是雨。
武魂弒天
苏青说“风起”,狂风大作,说“雨落”,雨已落,迷蒙细雨,一场秋雨,雨细如丝,泼天洒落,宛如情人心上的愁绪,纷乱一团,剪不断,扯不乱。
而那剑势刚起,已出剑的谢晓峰他们,忽然又说:“退!”
退?
有人迟疑,冷笑,杀苏之机已近在眼前,只需众人合力,此人就是有再大的能耐,又焉有命在,那些奇珍异宝,武功秘籍,更是唾手可得,如何要退?
可也就在这迟疑一瞬。
有人仍是不死心,运起余力,杀了上去,攻了上去。
雨落了。
為美好的異世獻上科學
落在石上,石面灰黯,落在木上,枝叶已湿,那落在人身上又当如何?
“啊!”
陆小凤就在退,他刚退出去,便已头皮发麻,心跳都似一滞,双眼瞳孔骤缩,只见那些没退的人,此刻浑身好似被千刀万剐,被万剑捅杀一般,如发雨丝,而今好似万千神剑,已洞穿了他们的躯体,贯穿了他们的心肺,细细的雨丝,穿过了他们的身体,染成腥红,溅落在地。
雨好凉啊,一场秋雨一场寒,淡淡的寒气,转眼席卷整个石坪,笼罩偌大陡峰,有人心都寒了,遍体生寒,如坠冰窟,毛骨悚然
一派狐言
雨势所过,那些人浑身顷刻爆散出百十道喷薄血雾,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转眼血尽而亡,毙命当场,不成人形。
可退的人又能退到何处?
周围已是万丈悬崖,进退无路,眼前也不过这石坪可以容身。
“出手!”
吴明双眼一凝。
他起手,推掌,身畔山雾登时被其吸摄而来,于掌心汇聚,转眼竟是化作一颗翻滚扭动的水球,遥遥直逼苏青。
其余也都动手,出剑,出招。
剑招,也多是剑招,普天之下,剑道最盛,自然也是剑道为尊,谢晓峰的剑,燕十三的剑,西门吹雪的剑,叶孤城的剑,还有宫九的剑,木道人的剑,以及独孤一鹤的刀与剑,而剩下的人,则是招。
那水球临至苏青身前,轰然爆碎开来化作一蓬水雾,将那骇人雨丝挡在外面,其他人见机出手。
金九龄也是剑,他本是以点穴手段名扬天下,而今面对苏青,他却是不得不用剑,他的剑法,竟也绝奇非凡。
可就听。
“雷鸣!”
一声长啸。
苏鸿信白发狂乱飞扬,目若冷电,双掌朝上,水火二气狂涌向天,立见天空乌云陡聚,竟是暗如沉渊,厚如山海,不过话起话落。
“轰隆!”
重生之首席魔女 第五藍邪
一声惊雷,炸空而起。
众人神色惨然,莫不失神。
再看去天空风雷大作,电闪雷鸣。
那金九龄亦是心头骇然,他右手持剑,左手则是以剑鞘妄想暗中以打穴之法故技重施,此刻头顶忽闻雷鸣,不由汗毛一竖,满脸惊色,只鬼使神差的仰天一瞧,登时目眦尽裂,亡魂皆冒。
却听“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已如虬龙般落下,不偏不倚,正中他手中剑。
“啊!”
他神情惊恐,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浑身电弧游走,声未落,身子已轰然炸开,徒留一地殷红,死的不能再死了。
苏青一垂眼皮,居高临下看着众人,身后风雨倒流,雷鸣大作,他轻声问:“尔等平生皆与人为敌,如今,可敢与天敌?”
他亦起剑,所敌既是百年之内最惊才绝艳、天赋异禀的绝世剑客,当然要一会剑道。
他出剑。
长剑无名,已然乍现,青袍一震,立见一柄狭长神锋自袖中吐出,如一泓秋水,似游龙翻飞而起,在雨氛中带出层层青雾,而后滑入手中,扬剑斜指,剑指长天,剑锋所指,已向雷鸣,其上光寒大胜,剑身上,更有一颗珠子,现阴阳二气飞旋之奇景。
光寒明灭,不知何时,竟似已与那雷电遥遥呼应,一明一灭,轰然,一条条扭动轰鸣的雷蛇电蟒,竟是齐齐引至剑尖,天空仿佛多出一张闪电编制的大网,震撼人心,便是山下那些仍在厮杀,早已杀的失了心智,乱了方寸的人,望见这一幕,也都一个激灵,瘫软在地,竟被生生吓醒了。
争来争去,焉能争过眼前这匪夷所思的存在。
周遭群雄尽皆双目陡张,看着眼前已超出世俗所能理解的武学,风火雷电,竟为一人驾驭?这还是人么?
“啊!”
陡闻惊呼。
众人又是悚然。
一股极端可怕的死亡气息猝然扩散开来,寻声而望,却是燕十三。
他已出剑,紧握手中古剑,长剑竖指于胸前,剑身之上,竟有黑气蹿腾,如燃起簇簇黑焰,身后风雨逆流向天,一团迷蒙水雾将其罩住,似镜花水月;燕十三面露凝色,眼现决然,他剑势一动,皮肉下,只似有无数条蚯蚓游窜,却一身内力催至极致。
財迷王妃很傾城 櫻苒
一剑,只凝一剑,不胜既亡,毫无退路的一剑,充满死亡的一剑,却不知死的是他,还是苏青。
谢晓峰亦是起剑,剑身之上,光华暴涨,剑势雄浑浩瀚,宛似煌煌大日升空,震古烁今,一身内力催至极限,竟然生出一丝沁骨的寒,这寒意更与苏青所催寒功一般无二,看来,百年冰封,他也不曾虚度,堪破了几分,雨丝凝落,皆成冰粉。
其他人也都已蓄势,提招,起剑。
眼见苏青摄风雷之力,那么下一招必然石破天惊,众人登时再无保留,生死已在眼前,无人可以侥幸。
谁也没想到,生死之决竟来的这般的快。
叶孤城眼中精光大放,眼前之人,实乃平生前所未有之大敌,只怕余生往后也遇不到了,他起剑,剑上凛冽锋芒锐旺腾霄,剑意绝俗出尘,纵空一跃,已见雨氛似有一颗璀璨星辰腾空而起,横贯天地,剑指苏青。
西门吹雪也出剑了,他的剑只是剑,寻常普通,剑身极为惊人声势,亦无骇人一样,浑似一柄再寻常不过的铁剑,不一样的是他的人,他浑身竟然涌出一股如剑锋芒,整个人从头到脚似腾出一股剑气,剑光,他似已化剑,成了剑,他就是剑,人剑合一。
还有木道人,他的变化,只怕没人比陆小凤还要惊讶了,眼前这位他认识已久,当作挚友的人,而今一身剑意勃发,论及锋芒,竟然大有盖过西门吹雪的势头,惊艳到了极点,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更有宫九,他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人,更望着眼前惊世骇俗的剑招,长剑一挑披风,剑身已是兀自颤鸣起来,龙吟大作,锋芒暴起。
論陛下的撩妹技巧
以及最后的吴明。
他用的却不是剑,他用的是手,他的手一抬起来,便已显露出了普天之下最惊人也最可怕的五种手上功夫,天绝地灭大紫阳手,密宗大手印,大搜魂手,大天魔手,甚至还包括了苏青独创的的绝神掌。他竟是凝练了五种手上绝学,将其化成了一门全新的武功,他抬掌,掌下浑似显现出一个黑洞,风雨雷电落入其中俱是消融。
好一个吴明,端是惊世骇俗。
陆小凤真不知道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的不世高手,相信普天之下,任谁遇到这些人,哪怕只是一个,也都要九死一生,险象环生,遇到这所有人,那肯定必死无疑,但他脸上却没有喜意。
因为这些人,这些惊世骇俗,惊才绝艳,惊为天人的绝世剑客,眼下,却是实实在在的面对一位已至神魔之境,这人间最可怕,也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網遊之魔力風華
能赢么?
他也出招了,他出的是指,他以灵犀一指名震天下,当然要出指,也不知道这一指过后他还焉有命在,他望向那虚浮于空,离地高悬的身影,这一指必须出,兴许,恰恰就是这一指的胜负。
空中,一条条闪电劈落而下,自那“嘲天宫”的棱角上流窜淌过,像是成了接引雷电的器皿。
原来如此,陆小凤有些恍然,他始终有些怀疑,这座金殿会有谁吃饱了撑的,耗时耗力,建在这群山之中,绝顶之上,再美好,再惊人的东西,若无欣赏者,便没有价值。
如今看来,这金殿就像是为今天准备的一样。
一条条扭动的闪电从空落下,时有惨叫响起,而后在雷鸣电闪中化作焦灰。
这一切看着漫长,实则不过须臾之间,众人既是不同寻常的绝顶高手,又岂会察觉不到其中的凶险,差的也不过是先后之别,几在同时。
势已起。
只等招落,剑落。
透視高手混都市 一碗雞絲面
下一刻。
招已落,剑,也已落。
仅存众人,已朝着那虚凝半空不坠的人出手。
苏青也落招了。
他翻腕,手中长剑已是徐徐一转,剑尖从上转到了下,剑指众人,朝出刺了一剑,刺向身下的石坪,刺向这陡峰。
刹那间,似有千百道雷电自苏青剑中窜出,一道青色长虹,从空坠落,贯入山腹。
“轰轰轰……”
石坪上,轰然震爆惊天,隆隆震耳。
但不是只有他的剑。
“起!”
“杀!”
“嘿!”
……
呼喝声起,数声长啸冲天掠起,已见绝世剑光。
“夺命十五剑!”
一柄黑剑,乍然一现,已似无视了两者间的距离,出现了在了苏青的面前,来的突然,更是不可思议,好可怕的一剑。
“叮!”
但如此一剑,却被两根纤秀手指给挡住了。
苏青的左手。
可突然,却见那黑剑在苏青手中凝滞不过片刻,竟已挣脱了束缚,刺穿了苏青的手心,更是刺入了苏青的胸膛。
饶是只刺出一个个小小的血口,也让众人精神为之大振。
到底还是血肉之躯,刀捅剑刺也是一个窟窿。
可让所有人心惊的是,只是这一剑,燕十三便不动了。
看着面前的燕十三,望着对方已黯淡的双眼,苏青叹道:“油尽灯枯了么?这耗尽生机的一剑!”
遂见燕十三整个人就像是尘埃般,在雨中散落。
“杀!”
杀声再至,独孤一鹤浑身鲜血淋漓,焦痕满布,怒目狰狞得扑来,其他侥幸存活的人,更是趁此机会接连出手。
事实上燕十三出剑的同时,四面八方已有数道骇人锋芒袭来,剑光,全都是剑光。
苏青左手一退,燕十三的黑剑已从空坠落,可还没落地,忽又似被一根无形的丝线摄空牵引而起,直直飞起,落入的,还是苏青手中。
他左手也已握剑。
陆小凤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也有些苍白,只因燕十三拼命刺出的伤口,苏青左手前一刻还在的窟窿,这会儿眨眼竟然没了。
苏青双剑在手,气势宛似天翻地覆,从空飘然而落,便在落下的同时,空中已见无数剑影交叠碰撞,好似万千奇花火箭在空中爆射。
陆小凤突然觉得有些冷,前所未有的冷,冷的他浑身发抖,活像是见了鬼。
“啊!”
又是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