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ko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煉氣九千年-NO185. 師兄弟重逢展示-s7m8r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江寒和吴青阳也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不过江寒二人已经对她话中表达出来的关心不再领情了。
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戏耍,江寒和吴青阳已经寒了心,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在用攻心计。
“别再猫哭耗子了,我们不会再领情。”
吴青阳冷冷笑道,“因为你们没实力抓我们去天庭治罪,当初被你美貌吸引算是我瞎了眼,不过你的话已经像盆冰冷的水泼醒了我,我现在对你再无半点好感。”
婚不由己 草莓雪梨
“虽然咱们已经恩断义绝,但是曾经你对我们有过帮助是事实,只要你父亲不再冥顽不灵,我也不会杀了他。”
江寒挑眉说道,“就此别过,往后仙道漫漫,若是再遇见就是敌非友。”
江寒喝出一声之后踏步而去,与吴青阳消失在天际。
“他们走了,现在你跟我去九重天上,到天庭之主面前认个错吧。”
天华仙人叹了一声,“这两人不简单,他们的事交给天庭去处理吧,我也确实没有把握拿下他们,想不到下界坟场上来的人,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那坟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斂骨人筆記
“走吧。”
太华仙君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点垂头丧气的道出一声。
深夜霸寵:調教小嬌妻 空氣中氧氣
旋即天华仙人带着她离开了这里,上九重天的天庭认错去了。
“江寒,还是你火眼如炬。”
离开太华门很远之后,两人降落了下去,坐在一处荒芜的山峰上,吴青阳说道。
“这上界的勾心斗角,比下界还阴暗。”
江寒吐了口气,“往后咱们在这上界行走,还是得多留个心眼,没有谁是靠得住的。”
“或许吧,是我太单纯了。”
吴青阳点了点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了。”
“那是什么?”
江寒突然指着远方,一片光芒急速而来,定睛一看由远及近的这片光芒,竟然是成千人数的大队伍。
“永恒宗的人!”
吴青阳看到了这上千人浩浩荡荡的场面,因为他们的衣着都绘有永恒二字的图纹。
不过江寒却是在此时大有热泪盈眶的激动感,他缓缓站了起来,口中也念叨出一句话。
“陆离师弟!”
江寒看到那上千人的气势,为首的那位花白长须,仙风道骨的老者,是他在下界太华宗的时候,紧随师父飞升的陆离。
江寒当时身为大师兄,陆离只是他的师弟之一,只不过当年他们的师父太华真人飞升成仙之后,他的师弟之一的陆离也在百年后飞升了。
现在在这上界中,就在此时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江寒怎么能不激动不热泪盈眶呢。
“师弟!”
江寒朝着越来越近的上千人大喊一声,语气中的激动不言而喻。
这一嗓子喊得,让来势汹汹的大部队都诧异了,尤其是领头的陆离,他来此的目的本身就是来诛杀江寒和吴青阳的。
因为江寒和吴青阳抢夺了永恒宗的一处仙晶脉场,已经惊动了他,而他是永恒宗现在的宗主。
只不过江寒这一嗓子的叫唤,令他心头一震。
“江……江寒!”
陆离急忙制止了所有人所有计划,让他们停留在空中,自己往江寒二人降落而来。
当他站在江寒面前,看到江寒那熟悉的面孔,他一时间忤在原地不敢相信。
“你……你真的是我下界的师兄江寒?”
陆离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样子对看起来像个少年的江寒这样说,场面没有滑稽,却有一种别样的感动。
他们这一别,已经有六千年了,陆离飞升上界已经有六千年,按上界一天下界一年来计算,陆离在这上界已经待了六千天了,而江寒在下界过了六千年。
“师弟。”
江寒直接给他来了个熊抱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眨眼间六千年过去了,你和其它飞升上来的师弟,还有师父他老人家可好啊?”
“大师兄!!真的是你。”
陆离直接老泪纵横,“当我看到天庭通缉令上的画像时,我就觉得特别像你,只是我不敢相信那是你,现在才知道我这个师弟当得不称职。”
“没事,我也做了错事。”
江寒对他说道,“我竟然帮着外人抢夺永恒宗的资源,我错了。”
“若不是大师兄做错这件事,我们岂会重逢?”
陆离点头抹了把眼角的湿润,“好了,跟我回去,你看我带着我们在上界的力量来迎接你。”
“江寒,这真是你师弟啊!”
吴青阳都被震撼住了,恍若梦中一样。
“师弟,给你介绍一下,他是吴青阳,是下界在天元宗的第一弟子,也是与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傲嬌學霸,溫柔點
江寒介绍道。
“好,咱们回去说,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陆离点了点头,与江寒勾肩搭背,看得远处天空中那一群永恒宗的弟子呆若木鸡。
江寒和吴青阳跟着陆离往永恒宗而去,一路上江寒跟陆离都有说不完的话。
陆离告诉江寒,他们的师父飞升之后在这里创建了永恒宗,在这南仙域有了一席之地,后来陆离飞升上来之后就帮着师父在打理永恒宗。
一千年前他们的师父太华真人得到天庭之主的召见被册封了“仙尊”仙号,如今已经在天庭任职了。
所以陆离就成了永恒宗的宗主,而另外几位陆续在他之后飞升上来的太华宗弟子,也同样是江寒的师弟,如今也在永恒宗任职长老,打理着他们的师父在上界创建的永恒宗。
“大师兄,太华宗如今发展的怎么样了?”
陆离说完了自己的话之后,对江寒问道。
一问到这个问题,江寒的脸色一阵难受,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大师兄?”
陆离看到江寒的脸色和这一声重叹,感觉得到江寒的真实悲伤。
“我辜负了师父的重托,太华宗没了!”
江寒一字一顿说道,“我想亲自拜倒在师父面前赎罪,是我有负于他,让他在下界的基业毁于一旦。”
“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重生之妃常逆天
陆离不明所以,也是难过不已,那里可是他们在下界的家,如今听到一个家没了的消息,陆离也不好受。
“这件事说来话长,等到了永恒宗之后,与欧阳师弟还有方儒师弟见面之后,我们师兄弟坐下来,我慢慢说。”
江寒对陆离如此说道,他必须要当着所有师弟的面把事情说一遍。
“嗯,马上到了。”
陆离点了点头,旋即指向下方的一处山峰,那里雄峙着一座大殿,那里就是永恒宗。
江寒与他降落下去,没一会就有两道熟悉的身影自殿内走了出来。
当他们看到江寒与陆离站在一块,他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两位师弟,久违了!”
江寒眼睛微微湿润,看着欧阳颜和方儒,这种久别重逢相见于上界的场景,令他们彼此都热泪盈眶。
“大师兄!”
大小姐的最強保鏢 七月的魚
欧阳修颜和方儒奔跑过来,一左一右的熊抱着江寒。
“我们不应该怀疑那不是你,我们早应该相信那通缉令上的画像就是大师兄你的。”
方儒和欧阳颜都如此说道。
其实他们看到天庭发给他们的通缉令和画像之时,就一致认为画像中的江寒像他们的大师兄。
只是他们不敢认啊,时隔太久了,而且江寒的情况他们都明白,知道江寒一直处于炼气境,怎么可能能来上界呢,更何况是偷度。
所以最后他们综合所有情况分析,哪怕画像像江寒,他们也仅仅是当做像而已。
如今师兄弟重逢,不相信也得相信,确实是他们的大师兄江寒。
进入永恒宗的宗门殿堂之后,师兄弟三人还有吴青阳坐在一桌,摆上了酒肉。
江寒看着几位师弟说道:“各位师弟,大师兄我有过,没有把师父的基业守护好,太华门被毁了,若是师父在这,我会跪在他面前请求他惩罚我,是我辜负了他的重托,让我们的家没了。”
“大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太华门毁灭?你详细跟我们说说吧。”
方儒和欧阳颜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的难过,虽然他们都飞升了,但是对下界的太华门是非常眷念的,那就像是他们的家。
“紫金龙王。”
江寒道出这个名字,众师弟才恍然大悟面面相觑。
“事发之时我不在宗内,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切都没了。”
江寒叹息了一声,旋即把紫睛麒麟也从江山殿内召了出来。
“小七,具体的你来说说吧。”
江寒知道它是亲历者,由它来说是最好最详细的。
“啊,寒爷我们这是到上界了吗?”
紫睛麒麟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虽然时间久远,但是它都认识。
“嗯,把太华门被毁的事说说吧。”
宮墻誤 魂在江南
江寒点了点头。
接下来,紫睛麒麟就把太华门是如何被毁灭的事情一清二楚地说了一遍,而江寒悔就悔在当时不在宗内。
当然,如果当时他在宗内的话,或许紫金龙王就不会出手,这就是让江寒后悔的地方。
“大师兄,太华门被毁之事你不必再自责,这不怪你。”
陆离率先说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们觉得太华门毁灭之事,江寒不用背锅。
“确实如此,大师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方儒和欧阳颜也认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