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jaf火熱玄幻小說 禁區獵人 起點-第七百九十章 意外失手熱推-wpo8y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骗人这个事儿,林朔其实不是很擅长,换成苗成云来肯定会更好。
不过早上这个点,苗大公子还没起床呢,于是林朔也只能赶鸭子上架。
也幸亏涅墨亚这人脑子一般,而且六头狮鹫的代价花下去,他就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林朔只要把结果允诺给他,就算漏洞百出,他都愿意相信,所以骗这个人没什么难度。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林朔就不在城堡里待着了。
驱鬼恶少 鬼家公子
反正正使大人还在城堡里睡女人,他这个副使现在又不吃狮鹫了,涅墨亚巴不得他别在眼前碍眼。
而苗公子待在城堡里也不是没任务,他得把莫西雅稳住了,免得消息走漏。
而林朔这趟出来,必须要跟苏冬冬一块儿,因为苏冬冬脖子上有阿尔忒弥斯送的项链。以此为信物自证身份,两人去各个伯爵领见见当地的领主,替阿尔忒弥斯给他们传话。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那就跟他们约好了,两周之后,北山伯爵领见。
当然在此之前,林朔还得在附近找个人。
魏行山被他放出来有段日子了,据苗成云说这人目前很安全,可林朔终究还是不太放心。
林朔和苏冬冬要在山林找个人,“闻风”加上“听山”,哪怕这人是擅长潜伏的狙击手,那也是不难的。
于是没过半个小时,林朔顺着味儿就找到老魏了。
这人这几天生活在树上,在树枝上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被树冠挡住了从外面还看不出蹊跷来。
察觉到是自己师傅师娘来了,魏行山收起了已经拔出来的手枪,说道:“我还以为谁呢,居然能摸到这么近的距离才被我发现,吓我一身白毛汗了,结果是你们俩。”
林朔让苏冬冬在树下等着,自己一下蹦跶到树上,找了粗壮一点的树枝坐下,问道:“不欢迎啊?”
“你要是带着烟,我就欢迎。”魏行山身子斜斜靠在树干上,懒洋洋地说道。
“你可真现实。”林朔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盒还没开封的纸烟,整包甩给了他,“最后一包了,省着点抽。”
魏行山接过这合烟,直接拆了包装,拿出两根来和林朔一人一根点上。
一口浓烟吐出来,老魏似是慢慢还魂了,悠悠说道:“后天就是正日子了是吧,我这山林潜伏的生活也要结束了。
你是不知道啊,以前年轻的时候这事儿不算什么,可我现在也上年纪了,长期不干这种事儿身体耐受力下降,还真有些顶不住。”
林朔一听,就觉得挺对不起他的,说道:“情况有变,你得再坚持半个月。”
“啊?”魏行山奇怪道,“还要半个月?”
“嗯,事情有些棘手。”林朔苦笑道,“你看我这么懒的人,如今也要出去跑腿了。”
“你干嘛去?”魏行山问道。
“去跟这儿的几个领主见见面,谈谈事儿。”林朔诉苦道,“为了让阿尔忒弥斯名正言顺地当上公爵,我最近可是操碎了心。我这辈子就是个猎人,然后还当过六年多的老师,政客这活儿是真不适应。”
总裁夜夜欢:老公别过来
“谁让人家报酬给的好呢。”魏行山正色说道,“我爹妈走得早,我想找他们只能去坟地。
你母亲既然还在,身为儿子总是要去找的,哪怕只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过。
老林,这事儿我挺你,别说再在这山里待半个月了,哪怕再半年,我都能坚持。”
林朔心里有些感动,伸手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谢了。”
“行了,你俩走吧,赶紧办事儿去。”魏行山摆了摆手。
“先不忙。”林朔问道,“老魏啊,你在这棵树上待了多久了?”
“三天了。”魏行山说道。
“三天了,你就没发现这儿有什么问题?”林朔问道。
魏行山一听这话,脸上不由得一沉:“你是说……”
“对方追踪手段很高明,应该是专门从事这一行的。所以你都没有发现他并不奇怪。”林朔看了一眼这颗树的西北方,随后低头轻声说道,“冬冬,你听到了吗?”
“西北一千两百米以外,树后面。”苏冬冬在树下说道,“如果不是有闻风或者听山这样的能耐,确实很难找出他。”
豪門隱婚:霸寵俏嬌妻 折葵
“妈了个巴子的,居然追踪我?”魏行山一下子就把别在大腿上的手枪掏出来了,“你们去把他揪出来,我枪毙了他。”
林朔听得直翻白眼:“有本事自己去,干嘛要我们把他揪出来?”
“我这不没发现他吗。”魏行山一摊手,“揪不出来。”
林朔摇摇头:“这幸亏是我过来看一眼。”
说完这句话,林朔就跳下了大树,跟苏冬冬打了个眼色。
夫妇俩极有默契,一左一右地从两边向西北方向包抄了过去。
一千多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林朔和苏冬冬的速度很快就能到。
可在这种山间野地里快速奔跑,总归还是需要些时间的,而且动静瞒不过对方。
所以林朔就做好了这人会开溜的打算,因此兵分两路,自己负责正面逼迫,压着点速度,动静也大一些,苏冬冬则悄悄摸过去,在后面围堵。
苏冬冬这趟出来虽然没带天蚕衣,可异种天蚕丝手里还是不少的。在山林里围杀一个人,她太擅长了。
只是奇怪的是,随着林朔距离那个人越来越近,他发现对方根本就没动弹,就在原地等着自己。
林朔一下子心里起了警兆,这说明对方是有底气跟自己硬碰硬的。
一千米的距离眨眼而过,很快,这人应该已经进入了林朔的神念探查范围。
然后紧接着,林朔只觉得自己的神念屏障一阵剧烈的波动,似是有一股强大的神念攻击正在向自己袭来。
炼神的高手?这个程度得是八境以上了。
那就不能退,否则苏冬冬就危险了!
林朔一念及此,脚下速度陡然加快,百米距离瞬间而过。
来到那棵被自己嗅觉锁定的大树跟前,林朔直接一拳砸断,然后只觉得一团黑影直接撞进了自己怀里。
嚯,一个炼神的修行者,身体也这么横,敢这么跟自己动手?
看来大西洲的修行者,真的不能以其他地方的常理去揣度。
一念及此,林朔也就放手施为了。
要是换在以前,林家人猛然间被人欺近到身前,还真是有些怵头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婆罗洲一行之后,林朔领悟出了一套脱胎于“猿击术”的拳法。
名字一直没想好,林朔原本是等着自己的衣钵传人三儿子林继先成长起来,把这套拳教给他,然后让他去费这个脑筋去。
所以这套无名拳,从此以后就是林家传人近身的应敌手段,到底多强林朔没这么试过,因为出了自家的白耳狌狌之外,其他人还没机会让林朔这么动手。
今天有人这么不长眼,那林朔就不客气了。
身子一矮腰眼一沉,全身大筋一拧,一拳捣出去,走你!
……
这个盯梢魏行山的人,也是倒霉。
能耐属实不差,炼神有八阶水准,修力也有八阶,是西大路比较罕见的双职者,也是莫西雅的直属上级,在天澜帝国监察院里负责整个巴尔迪王国的情报,名叫歌尔干。
他今天上午是在等莫西雅出来给他汇报情况,结果莫西雅昨晚被苗成云留宿了,为的就是今天早上让林朔和苏冬冬出门不被这女人盯上。这会儿莫西雅还在苗成云的床上没起来呢。
歌尔干在这儿等人的时候,发现了魏行山埋伏在城堡附近,于是顺便盯一会儿,看这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像他这样的八阶双职者,虽然面对九阶高手还是很难抗衡的,可同阶基本无敌。
只可惜他今天遇上的猎门总魁首,是亚欧修行圈里的至尊级人物,哪怕搁在大西洲怎么着也是个封号级的高手,而且还不是涅墨亚那种杂号的。
更倒霉的是,这种封号级的高手,他今天遇上得还不止一个。
林朔这一拳打过去,还知道要留个活口,没想直接取他性命,只是惦记着先打懵再说。
结果“咣”一拳把这人砸出去,苏冬冬刚刚在后面就位,顺手就布下了一道画牢。
老公太纯良 默菲
于是两人等于打了个配合,这人被林朔一拳揍出去,刚好一头撞在后面的画牢上。
惡魔超正義 誒呦餵
好端端一个人,切得稀碎。
重生太子爷
得亏苏冬冬躲得快,不然溅得一身血。
林朔和苏冬冬看着满地的碎尸块,半天回不过神来。
意外了,把人给弄死了。
偏偏好死不死的是,魏行山也赶过来了,正在远处叫道:“老林、冬冬,你们在哪儿呢?人抓住了没?”
林朔想了想,轻声对自己夫人说道:“这好像没法跟这小子交代,要不我们直接走吧。”
“嗯嗯嗯!”苏冬冬连连点头。
夫妻俩很快达成了一致,身子一晃消失在山林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