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i4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119章 美男子拿鍋鏟做武器?展示-l89kt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宁哥的仇人就是我安华的仇人,今日我替你教训他!”
背对自己而坐的美男老板将匕首“啪”地插进案几,瓮声瓮气地说。
话音一落,他拎起手里的锅铲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美男子拿锅铲做武器?
险境之中,苏青之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想笑,还见缝插针地瞧了他一眼。
这高低眉,莫名有点眼熟,尤其是这双眼睛!
是和雍城那个摆摊的老板,飞舞着锅铲要帮自己,结果砸着自己的那个憨货?
憨货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攻击目标是一位故人,冲的速度很是凌厉。
玫瑰戰爭 林笛兒
“怎么,又想拿锅铲砸我?”
苏青之手中的紫冰应声飞出将他双手绑起来,眯着眼说。
这沙哑又清冷的声音?
安华一愣,锅铲捏在手中停滞了两秒说:“和雍城,那个病秧子?”
嘿嘿,记性还不错。
“好久不见,你可安好?”
神话世界大冒险 水龙吟v
大学心计·甄菲传
苏青之摘下面具吹了吹风,冲他抛个媚眼。
安华的眸色一暗,看到苏青之的食指上大喇喇地戴着那柄蓝玉扳指,那是,那是冷如嫣的东西!
今夜請將我遺忘
“安华,你还愣什么,先砍他一条腿再说!”
宁辛眼看局势的走向偏离了自己的期望,怒声说。
“不可!”
“宁大哥,他不是女魔尊,你就别牵连无辜了,他不能动。”
安华护在苏青之的面前,沉声说。
苏青之甩着腰间的流苏穗子,暗自呵呵了两声。
刚才此人还信誓旦旦说教训自己,看到蓝玉扳指就变了个人,打脸来的可真快。
“你!一个病秧子,你还怕他不成?”
宁辛不可置信地看着安华,没好气地说。
“哥哥!安华要做缩头乌龟,我可不会,今日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要剁了他!”
宁柔满是愤恨地盯着苏青之,像是一条浸满了毒液的蛇。
她手里的暗镖“唰”地射出,直冲苏青之而来。
“你要伤她,先过我这关。”
安华空手截住毒镖,对上宁柔的眼眸,眼神冷了几分。
妈耶,这不会是冷如嫣的暗恋者吧,或者是手下的小弟?
小哥哥发火的时候,鼓鼓的小脸可真好看,要是能摸摸就好了。
苏青之还在神游,忽然惊觉自己的爪子竟然已经摸了上去,还拍了拍?
众人几乎要石化,拿着锅铲的安华呆住了,眉头皱成了一条直线。
“一时手滑,我好饿,来碗羊肉汤先!”
苏青之试图挽回局面,眼珠一转,笑吟吟地说。
“你竟然敢占安大哥的便宜,我杀了你!”
宁柔突然疯魔,红着双眼幻化出一团黑烟冲了过来!
“淫贼,拿命来!”
宁辛也是满脸怒色,抖着精壮的肌肉抡起了拳头。
终究是爱 且已从容
被占便宜的安华也突然转了立场,一脸委屈说:“我真是没脸活了,给我站住,呜呜!”
本姑娘不小心摸了一把美男子,这怎么还..还引起公愤了?
“啪!”
椅子碎裂。
“哐当!”
案桌被砸了一个大坑。
苏青之狼狈逃窜,大喊着:“救命啊,救命!”
远处阁楼上喝茶的元庭一副旁观者姿态,哈哈一笑说:“啧啧,小娃娃遇上麻烦了。”
小娃娃,莫非是?
非誠勿婚:老公不合法
楼下的景象气的冷千杨七窍生烟,苏怀玉这么怂,被三个人追着打?
连逃跑的姿势都那么没气势,可真是给本君长脸!
“再笑就滚!”
冷千杨没好气地收起琴,递了他一个刀子般的眼神。
“赶紧去吧你,记住我的说啊。”
元庭不由分说,冲着冷千杨后背推了一把。
他猝不及防,勉强稳住身形落了地,咬着后槽牙说:“乱跑什么。”
“哇哦!是仙君哎,他的头发真是黑亮,跟缎子一样!”
“仙君冷着脸也是那么的好看,好仙好美!”
“铮铮!”
伏羲琴的琴声一起,围观的众人哗啦一下后退八丈远,腾出了宽敞的空间。
地上只有上半身的乞丐,突然长出了完美的大长腿。
拉二胡的盲人老大爷瞬间恢复视力,跑的比风还快。
正在地上打滚的熊孩子也灵智顿开知道买了糖葫芦,就不能要纸鸢了。
这到底是魔王现世还是仙君出场?
我想静静,苏青之还在神游,就听一个不怕死的开了口。
貞觀之熱血宅男
“仙君,那个,我们是一见如故,约着一起吃羊肉的,要不您也一起?”
她惊讶地抬起眼发现扯着自己衣袖疯狂使眼色的竟然是宁柔?
恶毒女人瞬间大变脸,你谁啊。
“仙君,就是她刚才诬陷我偷她东西,冤枉我。”
苏青之毫不客气地戳穿她的假面,怒声说。
他这撅着红唇气鼓鼓告状的样子,拖长语调撒娇的语气,用脚趾头都猜得到,定然是仙君身边的红人。
自那日温泉事件后,这还是小贼子第一次对自己假以辞色。
“我在。”
冷千杨盯着苏青之仔仔细细地打量,阴森森地说。
这语调好像要我同归于尽似的,莫名有些腿软。
苏青之乖巧地缩在他身后,讨好地扯住仙君的一截衣袖。
冷千杨扯了几下也没扯开,狠狠地瞪了苏青之一眼以示警告。
“冤枉我的弟子?”
冷千杨转过身看向众人,尤其是看那个美男老板时,如杀红了眼的仇人,冰冷又阴沉。
“我..我..”美男老板吓得嘴直抽抽,一咬牙指向了罪魁祸首。
“我就是开个玩笑,那个仙君,我愿意赔罪!”
宁柔见仙君长身玉立,身子微微前倾着,将这位病弱弟子护的严严实实,心下大骇,语无伦次地说。
哇哦,赔罪哎,那就叫你长点记性。
苏青之从冷千杨身后探出脑袋说:“那就两万两黄金。”
两万两?
黄金?
宁家兄妹的脸色已经找不出颜色来形容,苦着脸求饶地看向仙君。
空气忽然无比的安静,沉默的叫人心慌。
恶少别过来
苏青之感受到斜上方锁定自己的视线一直没有撤去,无奈对上他的眼眸点点头。
“如他所愿。”
终于肯看我一眼了,元庭的法子不错。
冷千杨满是寒意的眸子里泛起一丝热气,冲苏青之眨了眨。
对我放电?
你的高冷人设不要了?
苏青之脚下一踉跄,身子贴的更紧了。
元庭的法子极好。
冷千杨脸上那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看在宁家兄妹眼里就是惊雷。
仙君这是不肯罢休的意思,卖了邱家寨也凑不齐。
宁辛第一次有些不满地瞥了自家妹妹一眼,实在很想原地消失。
你惹谁不好,偏偏惹一个他!
气氛尴尬地沉默了几秒后,安华勇敢地站出来了!
他挺直胸膛举着锅铲,一脸同情地看着宁家兄妹说:“事已至此,宁大哥,我兜里还有一百文钱,你都拿去!”
一百文钱也好意思说?
苏青之忍不住想瞅上这位奇男子一眼,就发现自己的视线被冷千杨挡的严丝合缝,毫无死角。
“点菜。”
冷千杨的扇子摇的晃晃悠悠,眸子里闪过几丝笑意。
苏青之狐假虎威地喝了一句:“侍女宁柔,赶紧麻溜的给我过来!”
宁柔惨兮兮,苦兮兮地挪着小碎步,眼巴巴地看了仙君一眼,说:“我..”
嗯?瞧她蠕动着嘴唇使劲挣扎,这是被某人禁言了?
哈哈,今晚的月色好美,仙君,你好飒气,好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