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iks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霸衛 愛寫作的江少-第八百三十八章 緊繃的弦讀書-1is99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姬仇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这番话来,他故意拖延话音时间,便是为了给荀成足够的时间来考虑,潜台词便是在告诉他,一旦做出决定后,可就没有回头路能走了。
两人多年来并肩作战的默契仍在,等姬仇话一讲完,荀成便顺着他的话接道:“君上暂且放心,此事臣心里有数,如果可以的话,还望君上能让臣一同前往携地。”
此话已表明荀成的决心,他身受重伤暂且不提,单凭他想一同前往携地,这一打算便引起在场众人的共鸣,大家都知道,因为乱臣贼子之故,晋世子姬还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落得一个被废除世子之位的下场。
“君父,儿臣不同意。”
荀成这般恳切言辞,在场众人都为之恸然,可谁曾料到,竟有人反对,众人把目光都聚集在那人身上,不少人还跃跃欲试,想声讨他,也好在荀将军面前献献殷勤。
可一看到说话者,那些人便不自觉地挪开了目光,讲话人不是其他,正是晋国大公子姬伯,也正是因为姬还之故,九年前他被逐出晋国。
见到他,荀成就算再有把握,此时此刻也无了底气,他低着头,脑海中浮现的,是姬还这九年来的所作所为,九年前,在大公子姬伯离开晋国之后,姬仇本让姬还前去找寻大哥的踪迹,姬还虽表面附和着,实际上却想尽一切办法在找寻姬伯,并想除之而后快。
他为晋国臣子,非但没有及时阻止世子殿下的所作所为,反倒是助纣为虐,在齐国之时,还帮衬着姬还一同对付大公子。
“大公子…”道歉的话刚到嘴边,却又被荀成给咽了回去,他知道,对大公子的歉意,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
手机霸主 灰衣人
等他下定决心,得向大公子好好赔个不是时,只见姬伯一摆手,喝令道:“荀将军可是晋国之重臣,晋国之所以能有今天,全赖荀将军,经此一战,荀将军已然身受重伤,若再跟随我等前往携地,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我晋国无人,
受了重伤的荀将军还要亲自上阵杀敌,这只怕会适得其反,并不能帮助我等挽回颜面,所以,荀将军还是安心留在卫国养伤,此次攻打携地一事,我愿为先锋,为君父分忧。”
说完,姬伯双手抱拳,跪拜在地:“君父,儿臣请命,愿为先锋,攻下携地城,替三弟讨回公道,替晋国夺回颜面。”
本以为他会反对荀成的建议,可这番言语着实出乎在场众人意料,九年前的恩怨,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姬伯心中之委屈,也难以诉说。
“大公子都这么讲了,不知众人还有何种想法。”姬仇环视一周,见众人都赞赏地点头,向姬伯投以赞许的目光,他也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他便把目光转移到卫扬身上:“卫侯,攻打携地一事,就这么说定了,只是…”
从西游记后传开始
显然,姬仇在等待卫扬的一个回答,却见卫扬站起身,拱手一揖:“晋侯您贵为方伯,为诸侯之长,我定听您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姬仇才下令道:“既然如此,秉承各位不弃,愿意相信孤,孤便率兵攻打携地城,此次虢公翰太过猖狂,竟然敢发兵围攻孤之盟友,还陷害孤之儿子,令荀将军身受重伤,这笔账,孤定然要去讨要回来。”
在场众人闻言,亦纷纷站起,拱手作揖,道:“我等皆听命于晋侯,请晋侯下令,我等定会竭尽全力辅佐。”
謫聖龍資料卷
心事已定,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荀成只觉得浑身都放松了下来,自从来到卫国,因为一直担忧此事,他紧绷着弦,如今难事已了,弦也不必再绷着,他便放松下来。
旧伤复发,缓缓倒向地面,身旁的侍卫见状,忙搀扶着他:“荀将军。”
可荀成却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荀将军!”姬仇见状,忙从台上走下来,荀成可是他股肱之臣,若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无法向然明先生,向天下人交代。
王妃娘娘升职记 乔北
“君上暂且放心,荀将军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在大夫诊断过之后,给出明确答复,姬仇的心才定了下来。
“荀成这人,就是太过当真,明明是大不了的事,他却想的太多。”姬仇一摆手,自言自语走到上座,吩咐下去:“带荀成回府休息,记住,等他醒来,若他想见世子,千万别让他去见,听明白了吗?”
侍卫闻言,忙回道:“君上,听明白了。”
天眼神算 涂画非
“下去吧。”此事着实有些闹心,姬仇也没想到,本以为姬还擅自从齐国离开,回到晋国,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任凭谁,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都会非常生气。
更不用说荀成还是他的老师,亦是他的辅臣,姬还非但没有听老师的劝言,顾自己我行我素,还打伤了荀成,此时此刻,他心里一定不好受。
“君父,为何不让荀将军见三弟,荀将军他明明最牵挂的,就是三弟,此次三弟被打入大牢,他心里定然不好受。”姬伯询问道。
“他不好受,孤更不好受,谁希望自己的儿子铸下大错,酿下大祸呢,可木已成舟,现在再说这些也已无用,若孤不把他打入大牢,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如何向卫侯交代。”
家有無常:厲鬼也能闖天下
卫扬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他并不会表明自己的态度,也不可能装作一个老好人,劝说姬仇让他放了姬还,铸下的错要弥补,这很是正常,更不用说姬还还是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可,这与荀将军去看望三弟有何关系呢。”姬伯问道,“荀成可没错,他这么做只是无奈之举,要知道,儿臣之所以能从卫国回来,便是因为他放了儿臣,这说明他心中仍。”
“不用多言,你也不看看荀成他现在的状态,若再让他受到什么刺激的话,只怕旧伤复发,到时要痊愈,可就无比困难了。”姬仇之用心,可谓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