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gt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討論-第242章:安安不見了分享-iaq5j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小說推薦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待那人走后,自己开始老老实实地守在了那儿,但走了那么多的人,却再也没看见自己监视的对像出现。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这是被人给发现了。
他不信邪,走了进去。但是看遍了四周,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嗖”的一声,云锦忍不住站了起来。然后又重重地坐了下去。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对方给耍了。看来对方虽然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样好算计。但也是很有能力的。
这次失利,让云锦有种深深地挫折成人。这些都是小事情啊。可如今的她陷在这一切中而不自知。自已如今在明,敌人在暗。这种形式可是让自己吃亏不小啊。
“好了,再怎么样,饭总是要吃的。不可能因为这就饿肚子让自己半总草鸡给她,她的举动总让自己认为是自己的像故。其实啊,这里面可是有着许多学问的。怎么样也不能饿着肚子去思考吧。就让她以为自己是事情太多好了。”
“我在明处,敌人在暗处。他的优势在于他很神秘,总能很秘密的保有自己,妥妥地将自己给藏了起来。一旦有机会再嘣出来,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抓住他呵。”
云锦恨恨地咬着一口盐菜。那恶狠狠地态势,将站在一旁的狗儿都给吓了一大跳。
“好了,好了。工作之佘,不要再谈公事了。生活中这样的事太多了。我们尽心就好了。来来,尝尝这点心。精致美味的很,吃饱后我们去书房里去湛这件事。立该能很快地谈了那么久。”
一直都有些魂不守舍的云锦听到了这么一句,顿时精神一振。很快将那些烦恼抛之脑恨,让自己休心养性,补充补充自己的能量。
晋王爷明遥果然遵守诺言。用完膳后随着云锦来到了书房。俩人分析了当前的形势,知道单靠自己的力量是行不通了。决定把此事告诉给父皇听,还是等父皇来裁断吧。
于是,夫妻二人抱着平平和安安,浩浩荡荡的进宫来了。
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圣上了,但俩个小家伙还是对圣上记忆犹新。只是刚开始时愣了一下,很快俩个人就朝他扑了过去。一人抱住他的一条腿,昂着头甜甜地笑道。
决魄大陆
“皇爷爷,平平安安好想您。感觉到有好久没有看到皇爷爷了。皇爷爷,我以为您也会想我们对不对?”
億萬爹地:驅魔媽咪鬼寶寶
天價孕妻:帝少嬌寵小甜心
“哈哈,那只当然了,皇爷爷特列喜欢你们,希望能天天看到你的呢。以后呀有空就来,别听你父王的。我呀,一看到平平和安安你们俩人我心里就感到特别的舒畅。”
萦梦秦陵 春迷燕
转过来,对着自己这个五儿子没好气地说道。
“小五,你听到了吧。朕刚才所说得话,说得那么明白。以后只要是平平安安想来皇宫看他皇爷爷,你可不能不答应,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
“父皇,儿臣听见了,而且听得很清楚明白。父皇放心,以后没事时,儿臣会和锦儿俩人会带着孩子们来麻烦你的,我就怕父皇今后会嫌我们吵呢。”
特種教師 我本瘋狂
“你吵,那是一定的。从小你就没有安定过。现在就更用到它了,没有了他,朕却感到很没意思。还是跟我好好说句活为好。”
“爷爷,爷爷,你快点过来呀,马上就要到你下了!”小家伙们不耐烦了,忍不住在不得的催着他。
“好了,好了,爷爷马上就过来啊,你们俩个小的可不能动我的棋啊。”于是,那个早上就在陪着俩个有技术的孙子孙女下棋中渡过了。
待用过午膳,俩个孩子跟着云锦去午休时。圣元帝抿了一口茶。然后看着他这个五皇子淡淡地说道。
“父皇,想必你也知道,我和云锦最近在追踪着一个罪大恶极的人。那就是几年前在边关时和我们对抗的部落首领。大伙儿都恨得咬牙切齿,都把他叫做强盗头子。”
“那现在见着了吗。”
“那一次云锦跟他匆匆打了个照面,当时没能想起来。只是感觉到有些面善。但后来想起来了,那家伙人影不见了。这么个凶神恶煞的人在京城里晃荡。也不知他是出于什么心态?万一抱有不好的想法。我想这个后果应该是很严重的”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叫人好好查查这些人目前住在哪里。”
……
“你说什么,圣上在调查这件事?”
籃球之神
夢落芳華 也顧偕
脸上紧疑不定,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来人,通知他们,今晚上大家见面,商量着今天该如何办?。”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有着不可告于人之目的的两帮人中,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庄子上见了面,然后商量着一些害人的勾当。
“公子,现在有个问题很棘手,我们没办法出得了城。原先的住处刚被抄了,你有法子将我们给带出城吧。”
断魂坡
“谁下得令?”怎么他都没有得到风声呢?
“据说是你们圣上。但我又听说是晋王爷向你们圣上敬言的。”
御宝
“是他?”
“你是还是抓紧时间走吧,只有回到你们自己的地盘,抓着军队还怕什么?至于出城嘛。这好办……”
郭嬷嬷急匆匆地走进云锦的房间。根本顾不上讲究什么礼仪了。从未见过郭嬷嬷这个模样的夫妻俩,不由哋了-大跳。
还未等他夫妻俩人开口说话。郭嬷嬷早未语先行泪。更加是让这夫妻俩惊悚不小。
“郭嬷嬷,到底怎么一回事?您别哭了,快说呵。”
“我来说。”
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响起。
重生仙帝歸來
只见夏荷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脸上已完全不见了素日的淡定。
“主子,都是奴婢的错。小主子吵着要吃冰糖葫芦,就在我们府门前的那块空地上。我想着这么近,也就去给小主子买了。而郭嬷嬷就带着小主子在府门前看人玩杂耍。谁会想到,那些杂耍的人突然一拥而上,把郭嬷嬷推倒,把小主子抢走了。”
“叭”的一声,一张椅子破碎了。
只见晋王爷怒气冲冲地就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