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god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吃仙丹-第三百零三章 成功-frzno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成了!”
李湖光低头看着一只刚出窑的木叶盏,激动地大喊大叫。
站在旁边的陶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回头看了看同样欣喜的赵琦,心中不禁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赵琦的欣喜稍有不同,在董邺那看到那些带着仿古派风格的高仿,他得到了一些启发,自己是不是可以结合着修复派的技术,来改良陶述研究出来的配方。
于是,回来后,赵琦就跟陶述提出了自己想要改良配方的想法。
陶述想了想,便答应了,一方面,他对赵琦没有弊帚自珍的想法,另一方面,他也想着,自己的想法可能有局限,或许换成赵琦,就能有所突破。
想要把仿古派的技术和陶述的配方融合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赵琦花了很长时间改良配方,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那个环节出错,把赵琦搞得焦头烂额,也让他对陶述万分佩服,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都这么困难,可以想象陶述从无到有,有多么困难。
好在配方最终还是成功了,只是比原计划多了将近一个星期。
等出窑的瓷器凉了一些,大家纷纷上手仔细观察,瓷器的表现,超出了大家的预期,乍一看,如果不是还有火气,肯定会以为是真品。
但就像前文说的那样,它不可能和真品一模一样,细节方面多少还是有稍稍的差异,当然,差异很小,估算下来,这一窑里面,平均有九成五左右的相似度,主要的木叶纹和真品看起来一模一样。
这么高的相似度,别说普通收藏者,一些专家都不定能够看得出来,如果把仿制成果用到邪门歪道上,那肯定是一场灾难!
陶述痴迷地打量了手中木叶盏,过了片刻,他看向赵琦:“小赵,你觉得咱们还要不要再改进配方?”
赵琦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虽然接下来的改良应该不难了,但我觉得没必要了。”
邪少盛寵:溺愛成婚 養樂多多
陶述笑了笑:“是不是担心被人盯上?”
赵琦点头承认。
陶述换了另一只木叶盏:“有人说,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艺术,所以不应该仿制以前的瓷器,这是一种欺骗。我对此并不以为然,如果以欺骗谋利为目的,当然不应该,但如果是以研究和传承为目的的仿制呢?
伪晴天下的伤感雨季
以这木叶盏为例,这么美的瓷器,难道不应该研究清楚它的制作工艺,就让它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吗?”
赵琦对此表示认同,坏的东西要摒弃,好的东西自然要发扬和传承。
陶述又说:“小赵,今天的结果是你的功劳,这份配方由你决定怎么使用吧。”
赵琦连连摆手:“这可不行,我只是站在你的肩膀上,进行了一些改良而已。没有我,相信你也能够办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陶述呵呵一笑:“行了,就别给我戴高帽了,我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就这么定了!”
赵琦知道陶述是倔脾气,定下的事情一般不会改变,也只好应下,问道:“陶老师,不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陶述说:“还是继续研究,现在已经完成了木叶盏工艺的恢复,接下来就轮到宋代的五大官窑了,我会先研究哥窑的制作工艺。”
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赵琦的意料,他问道:“那你能每个月帮我烧制五只木叶盏吗?都要有我的古玩店名的款识。”
既然研究成果的目的是为了发扬和传承,自然要展示出去,还能打响品瑧阁的名气。至于说只定五只,则是因为古法烧制木叶盏成功率不高,他们这一窑做了二十只,最终才成功两只,还有一只有瑕疵。如果定的太多,那就占用太多陶述的时间了。
陶述看向赵琦的目光带着赞许:“可以。”
翌日,赵琦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说起来,两个多月的时光虽然辛苦,但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他心里还有些不舍。
下了楼,只看到李湖光,赵琦便问道:“陶老师呢?”
爱情这一站——我们下车 琬如天堂
“他估计还没有醒呢。”李湖光嘿嘿怪笑。
昨天晚上是庆功宴,难得陶述也喝了酒,最终当然是不胜酒力,喝醉了。
想起陶述的醉态,赵琦不由莞尔一笑。
李湖光问道:“你是直接回去吗?”
赵琦说:“好不容易来一次江州,总要去风景地旅游一下,顺便买一些礼物。”
李湖光表示要当导游,赵琦求之不得。
赵琦等到陶述起床后才当面告辞,随即坐上李湖光的车,往市区出发。
江州好玩的地方也不少,不过赵琦想着家里的女儿,就玩了一天,准备坐第二天下午的火车回家。
趁着上午还有时间,李湖光就带着赵琦去逛逛古玩市场。
重生成了反派boss的师兄 曲偕
江州古玩城不是很大,其中有四十多家古玩店铺,经营瓷器,字画,翡翠,玉器等,其中瓷器最多。物品的质地,低多高少,和江东也差不多。
今天不是周末,古玩市场自然冷冷清清,李湖光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一家开的店铺,指了指道:“那家店的老板我认识,咱们过去瞧一瞧吧。”
赵琦点了点头,两人就朝那家店走了过去。
店老板外号毛熊,一脸络腮胡子,体型是虎背熊腰,和外号挺贴切。
毛熊看到李湖光,带着笑容打招呼:“李哥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网游神之降临
“东南西北风,你想什么风就是什么风。”
李湖光随口说了一句,打量了毛熊的脸色:“怎么看起来愁眉苦脸的?”
毛熊苦笑道:“嘿,别提了,被人坑了。”
李湖光很是好奇:“哦,说来听听呢?”
毛熊请两人入座,一边泡茶一边讲起了自己的烦心事。
原来,毛熊前段时间下乡的时候,遇到了一件紫檀纸镇,雕刻的是瑞兽,雕工很出色,一看就知是高档货。
这年月想要碰到这样的高档货不容易,毛熊恨不得立刻买下来,无奈买家要的价钱太高,最低不能低于二十八万!
毛熊手头比较紧,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便好话说尽,但卖家就是一句话,少于那个价就是不卖,再啰嗦就赶人了,就把毛熊给吓走了。
毛熊回家后怎么想都不甘心,正好他遇到一位老客户,把事情讲给对方听,对方听了,告诉他,尽管买,他可以加价。
毛熊听了很高兴,东挪西凑总算凑足了钱,就去把东西买了下来。
没想到,东西买回来后,那位老客户居然食言了。原来,这人看了东西后,觉得价钱太贵,如果是二十万左右买到手,还有赚,二十八万拿到手很可能积压在手里了。他考虑自身的利益,自然也就不再管什么承诺。
但这一下,可把毛熊给害苦了,之后毛熊请一些同行看过,大家也一致认为,东西太贵,短时间内只有亏本卖,否则就出不了手。
前文说过,古玩这东西,想要卖掉既困难又容易,容易的是,如果东西非常紧俏,许多人都会抢,哪怕加价都有人要。说它困难,普通的、或者被大家判入冷宫的东西,一般人都不敢碰。
毛熊现在就遇到了这个问题,别说二十八万,就算便宜两三万,看过的都直摇头,而这已经是毛熊能够亏的极限了,他一咬牙,不要是吧,他就放着,什么时候不亏了他就卖掉。
可惜他的想法是好,但形势逼人,借钱给他的,听说他买的东西亏了大价钱,三天两头找他要钱,搞得他头大,只能还债,但这么一来,他手上的流动资金就没有了,还怎么做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