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x2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812章 這麼低的價格,還有錢掙?讀書-b7vod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长安城各个报社的写手,这几天很兴奋。
王记棉布给各个报社送上了一波大广告,然后又送来一波大新闻。
“首日劲销一万贯!”
“王记棉布,逼得卢家麻布铺子大降价!”
“震惊!王记棉布的伙计与卢家麻布铺子伙计居然在在大街上……”
“三年,从无到有,王记棉布的崛起之路!”
“新一代商业奇才,居然是他?”
……
短短的几天,各个报社的报纸销量都上涨了一成。
“祝郎君,祝郎君,快去西市,那里又有大新闻了!”
一大早,祝之善的一只脚还没有踏进《长安晚报》的大门,就有一名伙计小跑着过来。
“怎么啦?莫非那个王记棉布又跟卢家麻布铺子起冲突了?还是王记棉布直接被人砸了?”
祝之善的心情非常轻松。
这段时间,他已经从归义坊的投资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昨天还抢到了一套作坊城的房子,当天就有人愿意加价十贯钱买他的房子。
他当然是不卖了!
但是心情却是美滋滋的。
“不是,都不是!不过比这个还要劲爆!”
伙计激动的满脸通红的样子,仿佛看到了今天傍晚出版的《长安晚报》,再次热销全程的景象。
“那是什么?”
“楚王府!楚王府的棉布要上市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棉花种植就是楚王殿下搞出来的,楚王府的棉花种植面积虽然比不上太原王氏,但是规模也不小,自己制作棉布贩卖,很正常啊。这个新闻,根本谈不上劲爆啊。”
祝之善有点失望的看了一眼伙计,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小题大作了。
“祝郎君,楚王府的棉布上市是不算什么大新闻,但是如果楚王府的棉布价格只有王记棉布的一半呢?”
“你说什么?”
祝之善的另外一只腿正准备迈进去,结果听到伙计的话之后,生生的停在了那里。
哪怕是再不懂商业,也知道这种“腰斩”式的降价,威力有多大。
再加上当事双方分别是太原王氏和楚王府,哦,可能还得加上一个范阳卢氏。
这个事情,可就有看头了!
“您看,这是今天最新出版的《大唐日报》,人家楚王府的棉布广告,就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最低的价格,最好的质量!这话,别人说了,可能就只是一句广告,但是楚王府的人说了,那就不一样了。”
“快给我看看!”
祝之善一个转身,从伙计手中抢过了报纸,然后快速的浏览了起来。
“走,你叫上报社的马夫,跟我们去一趟西市!”
祝之善挥舞着报纸,满脸激动的说道。
往常,报社专门的马车是轮不到他来乘坐的。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
哪怕是长孙冲站在他面前,他都敢申请让这辆豪华四轮马车,成为自己今天的专属坐骑。
……
“郎君,快醒醒,快醒醒呀!”
王家的别院之中,一名身材姣好的侍妾,轻推着熟睡中的王杰。
昨晚奋战了那么久,王杰现在是一点都没有要睡醒的样子。
反倒是那个侍妾,如今却是满面红光,精神很好。
“王掌柜,郎君睡的太熟了,要不你再等一等?”
眼看着叫不醒王杰,侍妾重新出了房间,跟房外的王峰说道。
王峰是太原王氏的大掌柜,身份虽然比不上嫡系子弟,但是绝对比王杰的一个侍妾要高很多。
这个年代,大部分勋贵子弟对于女人的态度,那真是“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所以王杰的侍妾并不敢得罪王峰。
“小娘子,你再去叫一叫郎君吧!我真的有天大的事情要找他,要是不把他叫醒了,到时候你我都要倒霉!”
王峰很是无奈!
只见他手中攥着一份《大唐日报》,焦急的在那里催促着。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叫不醒他,那就我进去叫!”
王峰一咬牙,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
刚刚他可是看了一眼府中的座钟,眼下楚王府的棉布应该已经开始售卖了。
如果王记棉布还是没有动作,那么绝对要倒大霉。
“我……我再去叫一下!”
侍妾知道如果让王峰进去叫,最终自己会更倒霉。
倒不如心一横,直接搞出点大动静,把王杰给搞醒。
“郎君,太原来人了!您快起床吧!”
侍妾倒也有绝招,原本一直都没有动静的王杰,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谁过来了?是阿耶吗?”
虽然王杰是太原王氏的嫡长子,但是并非没有对手。
如果他的表现得不到族老们的支持,以后的日子也会很难过的。
子时
“郎君,是我,王峰,外面出大事了!”
王峰听到房内的声响,赶紧大声说道。
要知道,今天早上他看到楚王府的棉布价格,心直接就凉了。
王记棉布的成本是多少,他再清楚不过了。
哪怕是还有降价空间,也是不可能降一半这么多。
要是跟其他家打价格战,王峰在质量上还能有一些信心,成本拼不过也不见得就活不下去。
但是跟楚王府比,他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出什么大事了?不会是仓库被人烧了吧?”
王杰心中咯噔一声响,觉得那么多年过去的事情,应该大家都忘记了吧。
“不是,比仓库着火还要麻烦!”
王峰的话刚说完,王杰就已经披着一件外套,出现在房间门口。
王峰这么风风火火的过来,肯定是出了大事。
这个时候,他倒不会再想着睡懒觉。
虽然脚有点软,但是还是快速的出来见王峰。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不用着急,你具体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
作为太原王氏的嫡长子,王杰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都很有底气。
“您先看看这份《大唐日报》,一会我们直接去楚王府的棉布铺子看看是不是真的跟报纸上说的一样。如果是的话,那么长安城里头的棉布铺子,有一家算一家,全部都得倒闭。”
王峰并没有因为垫背的人很多,心中就变得舒服起来。
相反的,他对太原王氏的棉布产业充满了忧虑。
整个大唐,在商业上能够斗得过楚王府的,一家都没有!
“这……这个价格,李宽是疯了吗?他根本没有钱挣啊。不仅不挣钱,还的亏钱,他这是图什么啊!”
王杰快速的扫了一眼《大唐日报》,就知道王峰着急什么了。
“不管楚王府挣不挣钱,他们这么一搞,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挣钱了。最麻烦的是我担心等会还有很多人会过来退货,到时候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走,去楚王府的麻布铺子看看再说!”
王杰的第一反应是李宽这一次肯定又耍什么花招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的棉布?
……
“九条君,这一次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错过了,说不定就再也没有了!”
点都德中,王富贵气度雍容的跟九条信一说着话。
今天上午,楚王府的棉布铺子比预想的还要热闹。
不过,像是具体的售卖业务,已经不需要王富贵这个大掌柜去操心。
只要确定李宽制定的方案成功了,就足够了。
“王掌柜,您放心,这一次我亲自回一趟倭国,一定把这批棉布卖到倭国各地去。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倭国那边的麻布现在是什么价格,但是绝对没有楚王府的棉布价格低,甚至还有高一倍不止。质量这么好的棉布带回去之后,不说卖的比麻布贵个几倍,只要价格跟麻布一样,就足以让所有的麻布都滞销。”
九条信一虽然早早的抱上了李宽的大腿,但是一直没能染指倭国和大唐之间的海外贸易。
这一次,王富贵主动的邀请他,把楚王府棉布售卖的事情交给了他。
长安城到倭国已经有很成熟的线路,棉布通过船只运输到登州,再换成海船,运输的成本并不会很高。
一旦大唐精美的棉布登录倭国市场,那些麻布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任何生存空间。
至于这么干了会不会导致大量的倭国百姓失去生计,这就不是九条信一关心的事情了,更加不是李宽和王富贵会担心的事。
越多的倭国百姓没有生计,大唐就越容易从倭国招募到各种廉价的帮工,甚至是奴仆。
自从第一批去到大唐当奴仆的倭国人被特许回国探亲之后,倭国内部就掀起了一股去大唐当奴仆的风潮。
要知道,大唐勋贵家的奴仆,日子也比倭国国内的小地主过的要舒服啊。
“这一次,你也不要想着挣多少钱,挣钱的机会以后还多得是。不管麻布在倭国国内怎么卖,我们的棉布跟它们一个价,一文钱都不需要多花,就可以买到质量更好,外观更漂亮,更加吸汗和保暖的棉布,想必没有几个倭国人会拒绝吧?”
王富贵现在深谙做生意,第一笔挣不挣钱不重要的逻辑。
只要垄断了倭国的布匹市场,到时候棉布想卖什么价格,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再说了,自家王爷没有打算把棉布当成是一个暴力行业,而是希望保持合理利润之后,细水长流,将所有国家的传统麻布产业给摧毁。
到时候,棉布的价格就由大唐说了算。
最关键的是,市舶都督府为了棉布在海外的健康发展,还专门发布了一个规定所有出海售卖的棉布,都必须取得当地市舶司的许可才行。
否者,船只根本就不允许出海。
混沌圣典 上班族
这就杜绝了到时候各家争抢海外市场,互相杀价的行为。
后世的华夏企业,就没有少干这样的事情。
据说同是兄弟企业的南车北车,就因为在海外杀价杀的太厉害,搞得亏本挣吆喝,才把要求统一合并的。
如今,李宽并不觉得大唐的勋贵的觉悟能够比后世高。
“王掌柜,其实我们把棉布的价格定在麻布的两倍左右,就已经足够有吸引力了。跟麻布一样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
虽然九条信一不清楚国内的麻布具体价格,但是大体的区间还是有印象的。
如果按照王富贵的做法,这批棉布运输回去之后,剔除运输成本,估计就真的挣不到什么钱了。
“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如果我们只是瞄准了有钱人的口袋,那么把棉布的价格定在麻布的三倍四倍,甚至更高,都是有人买的。但是如果我们希望所有买布的百姓都去买棉布,棉布的价格就不能比麻布贵。哪怕是一丈就贵个一文钱也不行。”
能够不亏本就垄断倭国市场,王富贵已经很满意了,并不想一开始就高价售卖棉布。
反正来日方长,只要倭国这个市场拿下了,以后还能没有机会挣钱吗?
“行,我明白了,我一定按照这个定位去售卖棉布。一年,不,就三个月,我只需要三个月时间,就可以让倭国所有像样的麻布铺子,全部倒闭。倭国人只要买布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楚王府出产的棉布。”
有了王富贵的这个定价要求,九条信一对于推广棉布,那是充满了十二分的信心。
之所以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这是因为我国内部的交通状况不大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棉布铺到各个地方去。
“百济那边,如果你还有多余的精力,也可以在那里售卖。反正我要看到在明年之内,大唐四周的各个国家,都用上我们大唐的棉布,让他们跟大唐子民一样享受物美价廉的棉布。”
王富贵突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起来。
虽然自己做这个事情有着特殊的目的,但是结果却是百姓们用上了更好的棉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造福于民了。
……
严良今天很忙!
作为长安县警察署的署长,昨天他就收到了王富贵的联络,让他今天多安排人手去西市维持秩序。
楚王府的棉布铺子要开业了,去附近维持一下秩序,这也算是份内事。
严良倒也没有想太多。
不过,等到他骑着自行车来到楚王府棉布铺子附近的时候,才发现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人山人海!
严良只能用这个词语去形容眼前的景象了。
虽然《大唐日报》今天才刚刚开卖不到两个小时,但是长安城里很多人都已经养成了早上看一看《大唐日报》的习惯。
所以楚王府的棉布价格,很快就被大家知道了。
很多人早饭都来不及吃,就立马安排下人去现场买几匹低价的棉布回来,看看跟自己的棉布质量有什么差异。
毕竟,长安城的勋贵,有一家算一家,只要上得了台面的,多多少少都跟棉布扯得上关系。
毕竟李世民的“功臣榜”上面,所有的功臣获得的赏赐,最主要的就是河东道北部的广袤土地。
在李宽的推动下,这些土地全部都种上了棉花。
虽然有些人家很单纯,就只是种植棉花,然后售卖给别人,连脱粒都懒得搞。
但是更多的勋贵却是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家搞,纷纷从棉花脱粒、棉纱纺织到棉布制作,全部都自己搞定。
这些人,对于楚王府的棉布降价,其实是最敏感的。
“署长,前面呼唤增援,您快多带一些兄弟们过去帮忙!”
当严良使出浑身解数,勉强将楚王府棉布铺子门前的秩序维持住的时候,一名属下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西市人山人海,越是到热闹的时候,就越是没有办法骑马、骑自行车。
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得靠两条腿。
“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今天上午这么不凑巧,这边还没有搞定,别处又出事了。”
严良觉得一阵头大。
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啊。
“前方五百米处就是王记棉布的铺面,那里已经聚集了超过三百名客人要求退货,并且要求退货的人的数量还在快速的增加;我担心要是不把人员的情绪给控制住,很可能会出大事啊。这要是谁往里头扔一把火,那些棉布里面就被点燃了,到时候整个西市都得跟着倒霉。”
虽然青砖、水泥在建筑上已经用的越来越广泛。
但是西市的铺面,大部分都还是以前建设的,都是纯木制的房屋。
这要是着火了,可就是一烧一大片了。
“找个兄弟去请万年县警察署过来增援,一下子抽调这么多人来西市,我担心其他地方也会出乱子。”
严良听到前方聚集了很多人要求退货,立马就意识到那里才是最危险的。
王富贵昨天可是专门提点了要注意西市的秩序维护,这要是今天就掉链子了,严良的未来可就凉了。
不过,此时此刻,真正觉得自己要凉了的,不是严良,而是王杰和王峰。
“郎君,我们是退还是不退?”
躲在王记棉布二楼的王杰,看着外面越来越多的人群,心中惆怅无比。
退,那都是钱!
不退,那王家的名声……
自己可是在广告上写的非常清楚,三天内免费退货。
“退货!我要退货!”
“无良商家,欺负百姓!”
美味小廚娘:世子嘗壹嘗 樂眠蟲
“价格比人家高,质量比人家低,这是什么玩意!”
tfboys之易萌物
眼看着下面的人群越来越激动,王杰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退,都退了!我就不信李宽这么搞,其他家能够受得了。”
虽然王家是种植棉花面积最大的,但是杜家、房家、长孙家、魏家……
寄生 多木木多
哪家没有种个几万亩?
这些人加起来的棉布数量,远远超过王家。
王杰现在就指望着楚王府的棉布这么搞价格战,可以激起其他人的公愤,到时候大家一起对付他。
“那……那行,我立马去安排!”
王峰也不多废话。
作为一名商人,他还是有一定底线的。
自己承诺过的事情,他还是愿意去做的。
……
“姑姑,您能不能帮忙给楚王殿下带一句话,给我们其他商家也留一条活路啊。”
房府之中,卢宣带着厚礼来拜访房夫人。
虽然房夫人已经不大关心卢家的事情,但是她毕竟是范阳卢氏的嫡女,这重身份是永远都变不了的。
家族子弟求上门来,她也不好一点都不管。
“宣儿,人家楚王殿下不偷不抢,愿意便宜出售自家的棉布,我没有理由去责怪他啊。不说卢家麻布铺子受到影响,其实房府的棉布,也一样卖不出去。本来还想着这几天开始拿出去卖的,现在干脆都堆在库房里头了。作坊城那边的棉布作坊,我更是直接让他们停工了,反正生产出来都是亏的。”
房夫人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去跟楚王府过不去。
虽然凭借两家的亲密关系,楚王府很可能会卖房夫人面子,但是这并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虽然她很善妒,但是眼光其实很不错,算是房玄龄的贤内助。
“可他那样卖棉布,完全就是扰乱市场的行为。我专门找人多方打听过,一匹棉布,按照那个价格,别说挣钱,百分百是要亏钱的。他自己亏钱了,其他人也都挣不到钱,这跟楚王殿下在河东道推广棉花种植的初衷不符合啊。如果大家都挣不到钱,明年还有谁会去种植棉花呢?”
卢宣的这话,倒是抓到了点子上面。
鼓励大家去河东道种植棉花,是你楚王府干的。
现在大家去种了棉花,却是搞得棉布卖不出去,也是楚王府干的。
这是什么意思嘛?
“哎,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楚王殿下做事,一向是非常有章法,哪怕是我们现在看不懂,以后回过头来也能看出规律。但是你既然有这个担心,那我就厚着脸皮去问一问了。”
房夫人也担心李宽这么搞下去,明年没有人在河东道种植棉花了,那就变成是两败俱伤了,不符合楚王府的利益,也不符合各家勋贵的利益。
“阿娘,不用去问了!刚刚那个王富贵已经安排人给我们的棉布作坊送去了一批新式的机械,我们还没有加工的棉花,全部都使用新式的机械去加工,生产成本可以大大的下降。哪怕是做不到楚王府的水平,也不会差太多。到时候,我们也可以低价卖棉花。”
这个时候,房遗爱从门口冒了出来。
“二郎,你的意思是楚王府的棉布那么便宜,是因为使用了新式的机械?”
房夫人敏锐的抓住了房遗爱话里的重点。
“没错,我今天专门去楚王府的作坊参观了,那个生产销量,比我们作坊要高八倍,难怪人家敢卖那么低。你们可能都觉得楚王府这面卖棉布,是在跟大家过不去,其实不是啊,人家这面卖棉布,还有钱挣,这怎么算是跟大家过不去呢?”
“这么低的价格还有钱挣?”
卢宣听到这句话,心中哇凉一片。
自家的麻布铺子,这是真的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