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hi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215,四季謀殺:第五章: 局(18)展示-ijisz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方欣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为了把谋杀蒋云梦的戏演的像一点,周中把蒋云梦推下悬崖后,还假装用一个他马上会去停掉的电话号码给秦震打电话,装作路人通知他太太掉下悬崖了,这样好让秦震在面对警察的询问时,把谎撒的圆满一些。所以,秦震在面对警察的犀利问话时,一直处变不惊,能够完美地应付警察的询问。虽然有一个叫尤忆的警察信不过秦震,但他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秦震参与了阴谋,自然也就没有再找他,同时看他对太太蒋云梦的死亡没有太过追究,他也就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最终以蒋云梦自己意外掉下悬崖结案。”
罗菲道:“这一切都是司正策划的?”
瀲灩情方好 微風襲來
方欣道:“为了钱财,也只有司正,才能想得出如此恶毒的计策,愿意花费多年时间去寻找目标,并事无巨细地调查清楚目标的底细,为他制定十全十美的计划做铺垫,尽量让对他忠心耿耿的伙伴实施计划的时候,不会有丝毫的疏漏,最后能和他轻易地合情合理地得到别人的财富,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司正虽然为了自己的目的,使出的手段令人唾弃,但我不得不承认,他跟你有着一样的聪慧的头脑和敏锐的观察力。只是你把你的聪颖用在了正义上,司正把他的聪明用在了邪恶的事上。我说司正的观察力强,接下来跟你讲的夏季财富计划会证明这一点。司正所选择的夏季要下手的目标,因为没有办法打进她的生活,正要放弃时,他竟然从目标的眼神里,读出了她杀了她丈夫和她丈夫的情人的秘密,才找到了实施他又一个财富计划的突破口。”
足球小将之凤翼天翔 在北方
罗菲惊叹道:“哇喔……司正能从眼神中读出一个人永远都不会说出口的秘密,真不是一般人。”
方欣耷拉着肩膀,说道:“这个世界上的人那么多,有几个天生有不同常人的一些能力,也很正常。只是司正比较幸运,跟你一样,成为了少有的这几人中的幸运儿,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能够让人刮目相看。”
狂婿臨門
“听起来很有道理,”罗菲道,“司正究竟是怎样读出他目标心中的秘密的?”
方欣道:“司正很早就盯上了有钱的寡妇卢爱媛。她庞大的财产主要是从娘家继承,她娘家是成功的生意人,还是娘家的独女。她的父母意外出车祸去世后,财产自然都属于她的了。司正了解到卢爱媛是一个只会享受的女人,司正本想像春天的财富计划那样,安排人勾引她,跟她结婚,然后悄无声息地杀掉她,名正言顺地占有她的全部财产。不想她是一个贞洁的女人,她忠心于他失踪的丈夫,发誓这辈子不嫁二夫,守寡一世。最后司正发现她不是要忠于她的丈夫,是她在用这种旁人看起来感人的忠诚,掩饰她杀人的秘密。”
罗菲眨巴着双眼道:“听起来很有意思!”
“比书和电影都还有意思……”方欣道,“卢爱媛的丈夫叫杨霁,是一个具有艺术天分的木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那里。卢爱媛跟人说,她丈夫杨霁晚上出去买啤酒,就再也没有回来。司正觉得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像小猫小狗一样,出门轻易就失踪了,总觉得其中有猫腻。经过司正对卢爱媛长时间的观察,最后发现了杨霁失踪的秘密,那简直就是一个惊天秘密。
小修行
“司正在暗中调查卢爱媛时发现,她隔三差五就坐到杨霁生前的木工房窗台前,看着窗外一棵大榆树长时间发呆,神情落寞,半晌都回神不过来。时间久了,司正觉得那棵榆树下肯定有什么秘密,不然一棵榆树有什么好看的,卢爱媛没事就要去看一阵呢?
我為人神那些年
“司正很是好奇卢爱媛这个令人费解的举动,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司正悄悄地挖开榆树下平时有被人动过的地方,也就是青草稀少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野草长出来后,卢爱媛就会去拔掉。就在那片泥土下面,司正发现了两个陶罐。里面装着人的骨灰,没有烧掉的一段人的手指骨,让他确认了这点。
女修宗门男掌教
“司正做事异常小心,为了不让卢爱媛怀疑榆树下有被人动过。他挖开陶罐钱,就费尽心思,要把挖过的地方复原,不能让卢爱媛发现榆树下的不正常,这点在司正有心努力下,他做到了。卢爱媛自始没有发现,有人挖开过榆树下的某个地方,知道了陶罐里的秘密。
“司正是一个有着侦探的优秀头脑,他猜想那应该就是卢爱媛丈夫杨霁的骨灰,至于陶罐另外的骨灰是谁的,他做了缜密的调查。当地同年跟杨霁差不多时候失踪的还有酒廊的一个女招待,于是他联想,会不会是杨霁和那个女招待有婚外情被卢爱媛发现了,男人跟风尘女子有染自古就是司空见惯的事。卢爱媛气愤之下用什么计策杀死了他们,然后把他们的尸体烧成灰,装在陶罐埋在榆树下。
“为了证实他的推想,他找准时机,潜入卢爱媛的别墅,寻找他们被她烧成灰的证据。他相信卢爱媛这样柔弱的女子要干掉两个人不容易,肯定是先趁他们不注意毒死了他们,再在别墅的某个隐秘地方烧掉他们的尸体,比如在平时很少有人光顾的地下室烧掉尸体。卢爱媛的别墅是独栋的,烧尸体的时候支走家中的用人就可以了,不会轻易有人发现她烧尸体。最终,司正在别墅地下酒窖发现了有烧过东西的痕迹,看状况,那绝对是烧掉两具尸体,才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烧痕,加上卢爱媛没事坐在窗前眺望榆树,想必是对榆树下的男女有着复杂的心情,才会不时对着榆树一动不动地凝望,并露出常人不能理解的伤感表情。结合这些,司正推断出了卢爱媛是杀人凶手……事后证明了他的推想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