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jg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179章 你大舅欺負我看書-xc68w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一问得知,这套房子在物业那边刚更新了户主信息,正是顾满。
苏慕许更觉得恶心,这种绿茶手段,乔珺雅玩的真是出神入化,她上一世都不知道她跟顾满还有这层关系。
安诺要是知道乔珺雅跟顾满不清不楚,还会相信乔珺雅说喜欢他的鬼话吗?
蟲慌 糖醋於
一边说喜欢安诺,一边住上了顾满的房子,之前还给顾谨遇送过情书,她的心真够大的,能装下那么多人。
她真的很怀疑,这些年来,乔珺雅是不是挨个撩过她的哥哥们。
是不是没有人回应她,她才给顾谨遇递了情书,后来发现顾谨遇更高冷,一点希望都没有,才转而将目标改为安诺。
可惜,安诺并不喜欢她。
苏慕许一想到乔珺雅就住在良辰美景,她就想吐,于是问许铎:“二哥,有没有办法把她赶出去。”
许铎想都不想的说:“包在我身上。”
其实这种事并不好办,他开发的房子又如何,入住率都已经很高了,别人合法买卖,即使物业也是他旗下的,也没权利把人赶走。
但是,小妹请他办的事,难如登天他也会办。
更何况这种只要脸皮够厚手段够狠的事。
位面交易法則 陳木頭
许铎立即让人去查房子过户没有,他不认为乔珺雅早已经搬过去住,八成是顾满为了洗白她假装白富美,才让她住过去的。
这一细查,还真如他所料,乔珺雅今天才搬过去,物业那边对户主信息的更改也是今天才更新的。
如此,也难怪那房子里整齐的跟精装商品房供人参观似的。
既然今天才搬,那么房子肯定还没过户,顾满只是租了房子想白嫖也是极有可能的。
終極都市之王 房棋坤
为了保险起见,许铎亲自去办这件事,出发前对苏慕许说:“小妹,这种小事你别放心上,恶作剧我们比不上你,把人整的有苦说不出,无力反抗,我们还是挺擅长的。”
说完,他翻了个大白眼,十分不服气的补充道:“顾谨遇最擅长!”
苏慕许:“……”
好好的怎么还人身攻击了呢?
顾谨遇那么正派的人,怎么可能擅长欺负人。
苏慕许认定是二表哥仍旧对顾谨遇醋意满满,根本不放在心上,“行,你去吧,注意安全。”
“又不是上战场。”许铎不以为然,却还是叫了两车保安跟他一起去。
苏慕许哈哈大笑,笑二表哥嘴上硬气,其实挺怂的。
许铎却强行解释道:“你懂什么,这叫牌面!最年轻最前途无量的建筑师和房地产商,出门不要排场的吗?不跟你说了,等我好消息!”
公元3000·天空
苏慕许连连点头:“好的,等二哥好消息,祝二哥旗开得胜!”
许铎信心十足的走了,走出了个六亲不认的步伐,看的苏慕许心情好了许多。
二表哥的办事能力,苏慕许没怎么见识过,但她相信他说是小事,就肯定能办的很漂亮。
心情不错,苏慕许去陪外婆捉迷藏,又一次成功将外婆在被窝里藏到睡着。
苏慕许躺在外婆身边,戴上耳机,悠然自得打起了王者荣耀。
打的正激动时,门被推开了,只见大舅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见外婆睡着,拧着眉头对她低声说:“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苏慕许是很忌惮她大舅的,可是游戏开局,正在团战,不能分心,做人要讲人品,游戏也要有游品。
“大舅,要打要罚等我把这局游戏打完再说!求您!”她收回目光,低声喊着,继续打游戏,那认真的样子,跟在比赛争世界冠军似的。
她大舅十分无奈,什么管教她的心情也没有,转身走了。
那么多人都管不住的,他不认为自己管得住。
能管得住她的,从前只有安诺,现在——怕是只有姓顾的那小子。
想起那小子,苏慕许的大舅给顾谨遇打了电话,问他:“最近很忙?”
顾谨遇哪敢说忙,笑道:“许董晚上好,有什么吩咐吗?我随叫随到。”
许赞冷声道:“别跟我来这一套,我问你,是我许家的饭没苏家的香吗?”
顾谨遇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这是对他有意见了!
许许周末回苏家住的时候,他总是找借口跑去苏家,就为了和许许多待一会儿。
这两天许许在许家住着,他却不闻不问,一次也没出现过,挺像他不乐意去许家似的。
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顾谨遇老实交代:“许董,您家的饭非常香,主要是我这边有个朋友在住院,不太配合治疗,我在看着他。”
许赞眸光微紧,问道:“男的女的?”
顾谨遇哭笑不得:“男的,一个老弟。”
许赞却没放过顾谨遇:“顾总,你要是喜欢我们家许许,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别忽略她。她那么活泼开朗一姑娘,自从喜欢上你,经常发呆一身伤感,也不恶作剧了,明显跟你有关。如果你不喜欢她,趁早跟她说清楚。要是她非缠着你,你摆脱不了,跟我说,我把她腿打断关起来,也不会让她再缠着你。”
顾谨遇:“……”
这是套话,还是动真格的?
混在抗戰
顾谨遇挺怕的,瑟瑟发抖:“许董,能等我哪天当面跟您谈吗?”
“随你。再见。”
“许董再见。”
通话结束,顾谨遇又抹了一把虚汗,心跳突突的。
印象里,这是许赞第一次管教他。
莫非是许许在许家想他了,很伤感?
这才一天,不至于伤感到让她大舅来数落他吧?
看了一眼在看动画片的唐乾,顾谨遇感到头痛。
这个二十二岁的宝宝,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他怕不是为了争宠在装?
“唐乾啊……”顾谨遇讪笑着,喊的格外慈爱。
唐乾将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定定的看着顾谨遇:“哥,我在。”
这一声“哥”,喊的顾谨遇心一抖。
他是很少喊他哥的,只有格外依赖他的时候才会喊。
“我想你嫂子了。”顾谨遇叹了口气,想卖个惨。
唐乾歪了歪头,嗦了一口棒棒糖,还舔舔嘴唇,一脸童真好奇:“嫂子?好吃吗?”
顾谨遇:“……”
我……特么的!对牛弹琴!
这孩子绝对是在演!
新形势下全面深化改革热点问题解读 本书编写组
话说,他嫂子肯定好吃,天天看着都秀色可餐。
思绪乱飞,顾谨遇抓了抓头发,放弃了跟唐乾商量,赶紧给苏慕许发微信。
顾谨遇:“许许,你大舅欺负我。”